关注我们   

新闻资讯
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壳公司“贬值”前夜 上市公司频繁停牌重组

时间:2015-02-02 17:46
1月30日,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,《证券法》修改的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,证监会将按照全国人大的统一部署和要求,推动《证券法》修订草案早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。伴随着《证券法》修改,注册制改革亦如箭在弦。
 
监管层强力推进注册制改革之下,上市公司的重组正在提速。近期以来,不少前期重组失利的公司,纷纷启动第二次甚至三次停牌重组。一些老牌绩差壳公司,也于近期悄然停牌。
 
近日,证监会主席肖钢在2015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表示,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,是2015年资本市场改革的头等大事,是涉及市场参与主体的一项“牵牛鼻子”的系统工程,也是证监会推进监管转型的重要突破口。
 
反复停牌之惑
 
实际上,频繁停牌折射出新的市场动态,这种情况跟以往很不相同。从2014年以来,小盘股经历了一场大牛市,甚至出现了“消灭小市值”这样的口号,10亿市值以下的股票绝迹,20亿市值都不算贵。个中原因,是由于公司看到了注册制带来的壳资源急剧贬值,因此急于重组,并被市场发现了潜伏重组股的大概率机会,从而推高了股价。但随着涨幅过大,不少个股在25亿甚至30亿市值情况下,重组的成本抬高,加之市场风格的转换,终于导致了小盘股在2014年底的暴跌。
 
1月19日,金利科技宣布终止筹划资产重组复牌。该公司此前于2014年12月8日停牌,不过因交易对方行业特殊,本次交易须获得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的审批,而当地政府主管部门表示“因行业特殊,本次交易审批时间长达1年以上”,故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。
 
复牌之后,金利科技股价一个跌停板,次日低开后放量暴涨,全天振幅高达13.80%。随后的1月26日,公司股票很快停牌,紧接着宣布大股东SONEM INC.正在筹划重大事项。公司方面表示,一切信息以公告为准。
 
上海一位私募老总称:“一般而言,上市公司筹划资产重组失败之后,会承诺未来三个月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。金利科技此次宣布停牌筹划重大事项,可谓打了个擦边球。虽然不能说违规,但以往这种操作的确少见。”
 
不过,最近以来,这种情况开始变多。去年12月31日,龙生股份重大事项停牌。后来经公司确认,筹划事项为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。往前追溯,2014年8月18日,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失败,承诺自股票复牌之日起6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。按此计算,承诺期应该到2月18日。即使这样,龙生股份也等不及了。不过在相关规定之中,非公开发行的确不算重大资产重组。
 
前期蓝筹股推动股指大涨,中小市值的题材股跌幅惨重,很多上市公司市值缩水不少,正好适合于进行重组,于是迅速把握了这一窗口期。比如龙生股份,股价从15.6元跌到了12元,跌幅达到23%,进入了一些重组方的狙击范围。
 
中发科技则是频繁停牌的又一案例。2014年6月11日,中发科技宣布终止重组,究其原因,停牌期间公司发生实际控制人变更,新实际控制人同此次重组的交易对手未能达成一致,公司承诺6个月内不再筹划上述重组事项。12月16日,承诺期刚过没几天,中发科技再度宣布重大事项停牌。不过3天之后的12月29日,公司就宣布因双方对交易价格分歧较大,不能达成一致意见,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事项(出售本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安徽中智光源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)。令人咋舌的是,就在此事“作废”之后,12月25日,公司又宣布停牌开启,然后在2015年1月10日宣布“流产”(与战略投资者商讨三佳集团股权转让事宜)。“上述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停牌,让人难以理解公司的行为,同时也会对公司形象造成不利影响,市场甚至会怀疑公司进行资本运作的能力。”前述私募老总称。从去年12月中旬至今,该公司股价最高跌幅达到38%,目前还在低位徘徊。
 
“贬值”前夜
 
与此同时,一些多次传出绯闻,但总是“只闻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”的老牌壳公司,也开始有动作。比如,老牌空壳房地产公司星美联合于1月28日停牌,该公司曾经经历过多次实际控制人和注资承诺的变更。此前在与山西天然气重组过程中索要壳费的ST宏盛,也拟筹划重大事项,股票于1月22日起停牌。由于重组预期强烈,在2014年,公司股价由年初的7.21元涨到了年底的15.99元,估值居高不下。不过在近段时间下跌中,公司股价跌至11元一线,总市值18亿左右,成为借壳方比较能接受的估值水平。
 
随着注册制的临近,企业上市的门槛大幅降低。1月19日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亚洲金融论坛上表示,未来企业上市的程序将不断简化,未来境内上市也可以不要求盈利。市场人士分析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待价而沽的壳资源将不再值钱,因此想趁此之前实现重组。另一方面,一些上市公司拟收购的资产,也有望独立实现上市,被并购的意愿也就下降,因此上市公司很希望在这段时间抢先并购优质资产,避免在未来成为同处资本市场的对手。
 
上海一位资深中介人士透露:“一些稍微干净点的壳公司,基本上都被中介踏破了门槛,公司方面则是拥壳自重,不仅要求注入的资产优质,而且动辄索要4亿以上的壳费。但最近以来,这种情况开始降温,双方能够在临界点达成妥协,这也是好不少‘老大难’公司终于停牌重组的重要原因。等这一波过去之后,壳公司可能要大幅贬值了。”


 

网站地图 高能团队
关于高能 董事长
版权所属@厦门高能投资有限公司
业务领域 合伙伙伴
团队成员 专业团队
成功案例 加入我们
新闻资讯
活动专区
各地办公室